南方都市報       2002-11-16

                                 火腿的交友日記        其他文章    

  火腿們每天都會通過電臺和遠方的朋友交流,阿洪和阿偉經常接通的中繼台叫“順德一台”,據說這個台的覆蓋範圍相當大,整個珠三角地區的火腿都能收到這個台的信號。由於是區域性的小型中繼台,所以大半的接收者都是講粵語的火腿,平時大家溝通的“非官方語言”就是粵語。另外這個中繼台設在UHF頻段,習慣使用HF的“高手”一般不會涉足,所以使用這個中繼台的人很少會講“鳥語”————純正的業餘電臺用語。大家已經習慣了用平常的語言交流,說是都是生活化的句子。至於內容,則大多會講講哪里買器材會比較便宜、各種器材的“升級”心得以及組織一些交流活動等等。
  阿偉曾經和一位香港的火腿交過朋友,據說香港和臺灣也有不少這樣的業餘無線電愛好者,這位香港朋友平時經常到廣州公幹,阿偉甚至和他約好了見面的地點,可惜後來因爲各種原因爽約了。火腿的專業術語中有一項就是“CQ”,就是seek you。現在最流行的網路通訊軟體ICQ就是從無線電通訊的CQ演變過來的。火腿日記少不了“找朋友”這一項,特別是低端的業餘愛好者,他們並不拘泥於技術的交流,生活情趣反而會占了上風,所以
組織團體出外活動便成了經常的事情。

  
曾經有過的動人故事

  阿洪和阿偉說他們並非最發燒的那個層次,所以自身的火腿故事並不多,而其他隱藏在全國各地的火腿中有不少是其中的“高手”,許多火腿故事已經被廣爲傳頌。據說前幾年青島某貿易公司與韓國某公司洽談一個大型合作專案。談判進行得非常艱苦,韓國公司以所提供的技術爲世界領先科技爲由,拒不降低合作標準。在談判的間隙,韓國代表偶爾得知中方代表中有兩人是業餘電臺愛好者,立即欣喜若狂,原來韓方三名談判代表全部都是業餘電臺愛好者,從未想到在中國能遇到同行。五名愛好者一見如故,互相問候,氣氛立刻變得親切融洽。在參觀完兩名愛好者的個人電臺並和青島市的愛好者進行聯歡活動後,韓方代表慷慨決定:降低報價到中方願意接受的範圍,另外無償贈送一套價值120萬美元的附屬設備。在這堙A業餘電臺愛好者之間的真摯感情起到了一切談判手段所不能替代的作用。
  關於國內火腿和國際火腿的交流,還有不少動聽的故事。1991年夏天,洪水肆虐蘇南大地。平日堣ㄗㄜ悸漯聾云B友,都在關注著災區。六月的一天,江蘇省無線電運動協會業餘電臺的愛好者正在進行正常的對外聯絡。忽然,一個澳大利亞業餘電臺十分著急地要求通話。原來,這是澳大利亞業餘救災通信網的主任。他告訴說,他們那堛熒R好者已經作好了準備,要爲我國災區募集醫藥物資,要組織醫療隊到中國來。江蘇的愛好者立即和各有關方面取得聯繫,並和澳大利亞業餘救災網保持了每天數小時的守聽聯絡。不久,美國的業餘救災網也加入了進來。第一批藥品由幾位澳大利亞愛好者親自送到了南京。他們看到了江蘇人民正在爲抗災而奮鬥,回國後不顧勞累,到處演講宣傳,一位年過60的老愛好者甚至爲此而大病一場。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十多噸藥品及各種醫療物資通過業餘電臺架設的空中橋梁,從澳大利亞、從新西蘭、從美國,被送往江蘇災區。

  □
入門

  
火腿是幹什麽的

  所謂“火腿”,就是玩無線電的一群人。我們找到了阿偉和阿洪,在廣州一圈的衆多火腿中並不算出名,然而追問他們的來歷,才知道這兩位“後輩”級的火腿其實並不簡單。阿偉和阿洪在一家日本通信器材特約維修站工作,玩無線電已經有多年的歷史,他們對器材相當熟悉,自己製作通訊工具並不是難事。而且,阿洪和阿偉最大的優勢就是擁有先進的器材,由於工作的便利,阿洪和阿偉能夠接觸到許多價值上萬元甚至10萬元級的檢測器材,這些器材對於火腿來說,便是掌握先進技術的利器了。比如他們經常使用的一台綜合檢測儀,能夠完成對講機的大部分檢測工作,從功率、頻寬到信噪比等等。而普通的火腿一般只有“功率駐波計”,這種儀器在市面上賣一千多元,二手貨則更加便宜,不少愛好者都能夠承受。
  阿洪和阿偉在從事了無線電器材維修工作多年之後才開始接觸“火腿生活”,他們笑言自己還是初級階段,畢竟花在業餘無線電通訊上的時間非常少。阿洪自己申請了一個“呼號”————每個火腿都有自己的呼號,這個編號由國家無線電管理委員會用來區別火腿的身份。除了呼號之外還要考級。

  
成爲真正火腿的基本條件

  據說要成爲真正的“火腿”,必須得過三道關,滿足三個基本條件。條件之一是必須通過考核取得《中華人民共和國業餘無線電臺操作證書》。按照最新規定,《操作證書》共分5級,以適應愛好者不同的經驗水平和興趣範圍;條件之二是,必須加入中國無線電運動協會。中國無線電運動協會是業餘無線電愛好者的群衆組織,是愛好者與電信主管部門之間的橋梁,是無線電管理的助手;條件之三是需要購買或製作業餘無線電收發信設備,並具備適當、安全的設台場所。不同的通信距離、通信方式,所需要的設備可以有很大差別。一部簡單的自製小功率、單頻率發報機可能只需要20元人民幣的元器件成本,用它與巴西業餘電臺進行聯絡不見得是難事,但連通的機會比較稀少,要求相當的耐心和操作經驗。而一部價值萬元級的商品化進口高檔業餘無線電收發信機則可能在同樣的聯絡距離上比較容易取得較高的連通概率,但是需要雄厚的經濟基礎。
  阿洪現在已經考取了“四級”證書。阿洪說,四級“操作證書”持有者允許在VHF和UHF業餘頻段內發射,主要適用於手持電臺和車載電臺的本地通信,當然也可能在特定的條件下進行數千公里的遠距離聯絡。對遠距離通信感興趣的四級操作員還可以在HF範圍的10米業餘波段的個別頻段內發射。再進一步,就是三級“操作證書”,主要針對熱衷於進行國內跨省聯絡的愛好者。三級操作員可以在HF頻段工作,利用電離層的反射實現小功率電臺之間的通信。在7·050、7·060、21·400MHz等頻率經常有我國的三級操作員使用部隊退役的設備、自製的設備和商品化設備進行互相通話。
  本版撰文/本報記者 楊湛
  本版攝影/本報記者 鄒衛

  □
蒲點

  阿洪說,要買“對講機”,新貨就數海印最多。手台一般價值在1000元左右,發燒級器材就要賣到3000多元,便宜一點的“玩具”級産品幾百塊就可以搞定。二手貨價格是新貨的1/3—1/2,算是比較實惠了。所以廣州的火腿經常會去陶街以及將軍東一帶淘廉價精品。還有一個地方,就是天光墟。不少專業級發燒友每逢周末就會去天光墟做買賣,淩晨3點便有人在此等候,在這個地方想買到好東西,秘訣是一要識貨、二要手快、三要老闆不識貨,三者缺一不可。

  □
來歷

  關於正式的“火腿”稱號,其實還有一段典故。據日本CQ雜誌一篇由JR8EZM瀧川哲夫所撰寫的文章中,提到了一則早期業餘電臺的故事:遠在業餘無線電發明之初的1908年,美國哈佛大學有一個業餘無線電社團,其成員爲亞伯特·海曼(Elbert. S. Hyman)、巴伯·茲美(Bob Almay)和佩姬·莫瑞(Paggy Murray)三人。 
  一開始,他們是用三個人的姓來作爲電臺的呼號,也就是:HymanAlmay Murry ;後來覺得名字實在太長,把呼號拍發出去,手也酸了,於是又改爲取用姓氏前面的二個字母,而成爲HYALMU。1909年初,這個業餘電臺使用的呼號竟和一艘名爲“MYALMO”的墨西哥籍輪船相似,因此在通信時搞混了,只好又改取姓氏的第一個字母做爲台號,於是就叫作“HAM”。由於當時處於無線電萌芽的初期,對於無線電的頻率也沒什麽規劃,業餘家也可以任意使用頻率,自行決定呼號。甚至有些業餘電臺的信號收發,在性能上竟然優於專業性的電臺。至於後來,美國有了專門管制無線電通訊的法規,同時“HAM”也就成了業餘無線電愛好者的別稱了,翻譯成中文,便是“火腿”。阿洪介紹說,目前廣州“持牌”的火腿大概有100人左右,“無牌”的“香腸”則不計其數了。   

  □ 
裝備

  手台:就是指我們日常見到的“對講機”,這些對講機也分專業和業餘兩種。專業機是業務用機,比如保安工作、舞臺工作、室外作業等等就用到這種器材。專業機和業餘機不同的地方是前者注重可靠性,防水、防震、防塵都要做得非常好,另外,專業機的發射功率比較小,頻率也不容易改變;業餘機則在款式上比較講究,同時也有很寬的拓展性,方便火腿們對機子進行改造,比如擴頻、增加功率等等。阿偉有一台“發燒機”,據說可以全頻接收,範圍從幾百k到幾G,是超級玩家用的器材。這個東東叫“八重洲”,現在成了阿偉的寶貝了。
  車台:我們坐的士的時候就經常看到司機通過這種對講機和其他同行保持聯繫,總台也可以對散佈在各地的終端進行呼叫。車台的功率比手台要大很多,玩家也喜歡玩車台,因爲可以接收到更遠的信號。只是車台通常比手台要貴不少,價格在2000元左右。
  天線:做火腿的一定對天線有深厚的認識,無論是在什麽地方,優良的天線可以直接增強電臺的接收效果。而且,天線一般都不貴,國產貨就是幾百塊錢左右,許多人都會買一套裝在自己的樓頂。阿偉和阿洪當然有自己的天線,阿偉說,天線有很多玩法,比如前級等等。天線不但指大型的室外天線,手台和車台的小天線也能夠升級,比如用無損耗的銅線連接等等。
  中繼台:隨著越玩越專業,就會接觸到更多高級的器材。中繼台就是其中之一,據說新品的價格大概在一萬元左右,不是誰都捨得買的。阿洪和阿偉有自己的中繼台,不過現在還在試驗階段。
  中繼台的作用就是把接收到的信號放大再發送出去,相當於一個無線放大器,使用中繼台是要經過正式的申請的。阿洪說,UHF段的玩家一般都使用“順德一台”,因爲它的覆蓋面積比較廣,至於廣州本地,也有自己的中繼台,其發射功率就要少許多。而他們自己的中繼台,則多數是用來做試驗,並不打算對外開放,所以也沒有想過要給這個中繼台命名。